深圳老板滑坡瞬间逃命 随后折回救出20名工人

原标题:中国好老板!滑坡瞬间逃命后又折回救出20名工人

如果不是苏世雄的及时返回,失联人员的名单可能还要再多20几个人。

12月20日中午11时40分许,湖南平江人苏世雄正打算开车离开自己的工厂,这时的他,透过汽车挡风玻璃,看到不远处的斜坡上黄土滚滚,直奔工厂而来。

感觉不对劲的他,立即调转车头,返回工厂叫上自己的老婆和20多名员工离厂逃命。3分钟后,整个工厂淹没在黄土中。

滑坡救援现场散落的物品滑坡救援现场散落的物品

绝命奔跑

苏世雄的腾发运公司是一家生产天花板的小企业。这一次,公司全部被黄土淹没,尽管如此,他和他的员工却一直在庆幸,这一次灾难,他们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“就差那两三分钟,我们全厂20多号人就没命了”,苏世雄说,事发当天,自己刚好要开车出去,当车子走到厂门口的时候,他透过窗玻璃看到不远处的斜坡是滚滚的黄土,朝着工厂的方向冲过来,“我感觉不对,赶紧调转车头,朝工厂方向走”。

随后,苏世雄跑到办公室,叫醒老婆,“我们两个人分别跑到各个机器前,叫上大家赶紧往外面跑”,苏世雄说,自己本还想将车开走,但见黄土已经朝工厂方向不足50米的位置,“我们一群人开始拼命往长凤路方向跑”。

“当时老板叫上我们之后,我们都往门外跑”,员工钟关国回忆,当时老板让他们全部停下手中的活儿,什么也不要管就跑,“后来他(苏世雄)还朝周围的工厂都叫了一下,但不知道他们没听到还是不怎么留意,就我们工厂所有人没事”。

“整个过程就只有3分钟时间,整个工厂就被埋了,而我们大概跑了800米左右才到长凤路”,苏世雄感到很庆幸,他说幸亏自己今年把孩子送回老家读书,“如果孩子还在外面玩,我肯定要去找孩子,那这时候我就不出现在这里了”。

“如果当时老板他自己开车跑了,那我们一家人就没命了”,腾发运员工钟如意说。事故发生后,苏世雄承认自己目前尚拖欠员工18万工资都认,“很多员工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年,又都是老乡,哪怕我去借钱,也要将工资还给工人”。

“消防的人挖了18米,才找到我公司的一点文件”,苏世雄也感到黯然,自己所有积蓄都埋在黄土里面了,这里面包括六七十万的签单、去年刚上的流水线、一部汽车、一部货车以及几万箱的货……

“好几百万都被埋了”,苏世雄说,被埋的东西是自己的所有家当,“不管怎么样,我是不会离开深圳的,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,社保、朋友圈都在这里了”。

收获的季节

相比周末,眼下的时光对工人们来说,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,很快他们将可以拿到全年的收入,风风光光地回家过年。

如果没有这场事故,32岁的赵凯会带上在深圳购买的一些“好吃好玩的东西”,早早预定回老家的火车票,在除夕之前赶回远在千里之外的山西长治。老家里,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和只有4岁的小儿子正在盼望着父亲的归来。在那个偏远山村的小屋里,赵凯的父亲赵明珠会抱着小孙子讲故事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在赵明珠看来,这样的景象在今年春节似乎再也见不到了,“早知道就不让他来打这个工了。”今年秋天,赵明珠一家的10亩苞米地长势喜人。“收秋”之后,天气逐渐转凉,在家无事的赵凯想去南方打工。

在赵明珠看来,已过而立之年的儿子正在撑起这个家,明年孙女的学费再加上即将上学的孙子,“他的担子太大了。”两个月前,赵凯来到光明新区红坳村的一家电子工厂打工。

这家规模不大的工厂位于事发现场的西南方位,当天泥土倾泻而下时,赵凯被埋进了红泥里。赵明珠还记得儿子失联前的最后一通电话。那是在事发前的一天,赵凯在电话中向赵明珠承诺:“今年一定回家过年,还要给孩子带点好吃好玩的东西。”

赵明珠不知道,事发当天赵凯是如何被红泥淹没,只是坐在位于光明新区体育中心的安置点内喃喃自语:“他说过过年回来的,一定会的。”

未完成的婚礼

这大概也是老彭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。19日晚,在龙岗木棉湾小学当老师的儿子彭楚鑫,来恒泰裕工业园看父母,和老彭商量12月31日结婚事宜。

20日中午11点,正当大家准备吃饭,听到外面传来震感。老彭就跑出看看究竟,刚一出门就对屋里人说,“不好了,山上泥土滚下来了,大家赶紧跑!”

喊家人快跑时,泥土已经快到他面前了,在这紧急关头,一辆从上面冲下来的货车成了救命稻草。于是,老彭牢牢地抓住货车保险杠,任凭巨大的冲击力往前走。

大约冲了50多米,车辆被石头卡住了,老彭的一条腿被压在下面,工厂的工人们见状赶紧将他抬出来。当老彭刚刚被从车下抬出后,后面两栋楼轰然倒塌。

老彭得救了,但他的妻子和大儿子却失联了。“再过10天,就是我大哥新婚大喜的日子,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老彭的小儿子小彭说。

等待新生

如果不是滑坡事故,对好几户家庭来说,正在等待新生命的到来。

在光明新区中心医院产科病房,湖南籍孕妇金小姐回忆起事发当天的场景,仍然十分后怕,明天就是她宝宝的预产期,但现在家里、厂里都被埋了,“所有东西都在里面”。

事发时,金小姐的妈妈跑到厂里拉着金小姐拼命往外跑,而此时金小姐已经怀孕快十个月了,预产期就在26日。

因为挺着个大肚子,金小姐跑起来十分吃力,一旁的金妈妈只能凭着自己的力气拼命拽着她,“当时我的力气特别大,都不敢往后看,女儿的胳膊都被我拉出血了”。

也记不清究竟跑了多远,当跑到路口、后面的声响逐渐平息时,母女俩回头一看,工厂虽然没被埋,但在强大的冲击力下已经碎成了水泥渣。“现在想想真是后怕,那天天都是黑的,太吓人了。还好我之前是运动员,比较灵活”。金小姐说。

当天晚上,在经历了惊魂一幕和一路狂奔后,金小姐的肚子出现了阵痛,随后便赶紧到中心医院产科就诊。经过治疗,各项指标都比较正常,“这两天反而不痛了,因为我是第一胎,所以还是想等顺产”。

主笔:南都记者 孙天明

采写:南都记者陈铭 肖云龙 周伟涵 刘晨 晏婵婵

摄影:南都记者 陈文才 胡可 霍健斌 刘有志 徐文阁 赵炎雄 陈坤荣


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

新一轮的“打虎”,不过是“武松”睡醒的产物。如果“武松们”疲倦了,“权徒”家族新添些学霸,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。果真如此,又如何让“学霸市长”们走出“权徒困境”呢?


沈颢认罪前秦朔王石已是老友

就像企业家与媒体人的友谊说不清一样,企业与媒体的“广告合作”也说不清——广告投放到底是看重媒体宣传作用还是为了购买安全感,这怎么界定呢?所谓难以界定的地方,往往就是灰色地带,而灰色地带,在“定罪”的时候,就成了一个“富矿”……


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

新一轮的“打虎”,不过是“武松”睡醒的产物。如果“武松们”疲倦了,“权徒”家族新添些学霸,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。果真如此,又如何让“学霸市长”们走出“权徒困境”呢?


台湾教科书别用多元掩盖台独

与过去激烈地要求“台湾独立”、“台湾人不是中国人”的做法不同,当下的亲绿学者喜欢用更柔性的方式来表达所谓“台湾事实上的独立”论调。比如他们刻意把台湾当做一个“超然”的实体,而不论是郑成功、清政府、“国民政府”还是荷兰、西班牙、日本,他们都是“外来政权”。

Author Image
亚搏体育官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