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认定首批84名高级职业农民

日前,中办国办印发《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》,提出“开展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”。作为农业部确定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整省推进省份,陕西从2011年至今,全省已认定各级职业农民3835人,探索着新时期“谁来种地”“如何种地”。

随着城镇化推进,“谁来种地”“如何种地”日益受到关注,一方面指向“饭碗能否端在国人手里”的粮食安全大计,另一方面则关系千家万户的农业食品安全,“安全不是管出来的,而是种出来的,需要从生产经营者的源头解决。”陕西省农业厅科教处处长戴建昌说。

传统的所谓“农民”,往往是以户口和身份来区别的劳动者。近年来,在我国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,随着劳动分工进一步细化、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,“职业农民”这一新型职业群体呼之欲出。

农业产业比较效益不高,宁肯租房打工,也不回乡务农

“‘70后’不愿种地,‘80后’不会种地”,陕西省农业厅副厅长杨效宏聊起下乡时听到的“口头禅”,双眉微皱,“至于‘90后’呢,根本不谈种地。”

“初中毕业时,满脑子就想着咋‘逃离’农村”,70年代生人的宁蒋娟,是西安市长安区大兆村村民,“跑到城里开起小饭馆,一干就是二十来年,比种田赚得多了去了。”

今年26岁、同样来自长安区东大街办郭北村的刘楠,高考考上了西安工程技术学院机电一体化专业,“同学大多是农家子弟,宁肯在西安租房打工,也绝不回家乡务农。”

大量劳动力进城、半工半农的兼业化农业普遍存在……“问题是表象,关键在于农业生产经营水平低,产业比较效益不高”,杨效宏坦言,如果不能让“农民”成为一个体面的职业、实现其个人最大价值,“把人家‘绑’在地里也不会干。”

当然,除了不愿种地,相当多的人已经是不会种地。2008年,偶然间听了一堂土地流转惠民政策的讲座,“赚到第一桶金”的宁蒋娟满腔热情,决定回乡创业,“投资30万元,流转来50亩地种植大棚西瓜,几乎是我开饭馆的全部积蓄”,结果没有技术、不懂市场、不会营销,“第二年就赔了接近20万元。”

“种西瓜就像开饭馆,术业有专攻”,痛定思痛的宁蒋娟很快领悟到,“咱出身农民,未必会种地。”

“农民”不再是身份,而是职业,划分为四种类型三个级别

作为农业部确定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整省推进省份,陕西将本省新型职业农民分为了生产经营型(种养大户、家庭农场主、农民专业合作社骨干等)、专业技能型(农业产业工人、农业雇员等)、社会服务型(农村信息员、农产品经纪人、农机手、代耕手、机防手、动物防疫员等)和新生代型(农科大中专毕业生、返乡青年农民工、复转军人等)四类。

“职业农民应具有强烈的现代意识、较高的科学文化素质和较高的职业素养”,杨效宏说。

从2011年以来,陕西省农业厅经过调研、试点,先后制定了《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整省推进工作方案》和《新型职业农民认定管理暂行办法》《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绩效考评试行办法》等规范性文件,职业农民教育培训、认定管理、政策扶持等“顶层设计”日渐清晰。

《职业农民培育认定管理暂行办法》首先划定了新型职业农民的标准:16岁到55岁间,分为初级、中级和高级三个级别;初级职业农民应具备初中以上文化程度,中级要求高中或农科中专以上文化程度,高级则应具备农科大专以上文化程度;收入主要来源于农业,初级职业农民收入应达到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的5—10倍,中级达到10—20倍,高级达到20倍以上;有较强的经营管理能力,具备现代农业理念知识和专业技能,应对市场变化能力强,实践经验丰富,能够合理配置农业资源,掌握先进生产经营模式,具有示范带动效应,带动当地农民致富。

每年认定一次,按指标计分,制定培训教材与课程

认定之前,培育是关键。陕西省农业厅成立了职业农民培育工作领导小组,以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为主体,“目前,陕西省12个市107个县区均已成立了专门工作机构,有6个市正式发文成立了培育领导小组”,陕西省农广校副校长杨建军说。

在此基础上,调查摸底,“初步统计,全省符合职业农民特征的培育对象达到20多万人”,戴建昌介绍;同时,对省内农民教育培训机构、人员等进行了摸底统计,指导市县认定了一批实训基地;此外,制定了《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大纲》,设置了公共基础课、专业技能课、能力拓展课和实训操作课四大模块共计560门课程,组织400余名专家编写了第一批41套教材,目前已出版21套,其余正在出版印制中。

今年以来,陕西省市县各级陆续开展了第一批职业农民资格认定,按照高、中、初三级分别由省、市、县认定的原则,每年认定一次。主要评价指标包括综合素质、专业技能、经营规模、生产效益和职业道德等5项,实行百分制评估,前三项各占20分,生产效益占30分。资格认定实行逐级推荐,获得初级证书方可考核认定中级,以此类推。

前不久,陕西省认定了84名首批高级职业农民。截至目前,当地市级认定中级职业农民55名,区县认定初级职业农民3696人。

职业农民需要技术、理念指导,更需要产业扶持

“经过区、市笔试、面试和评审,认定为中级,又推荐我到省上参加考试,可惜没考过”,宁蒋娟略有遗憾。

据她介绍,近几年,农广校、农技中心一直指导她更新设施、引进品种,帮她掌握种植技术、农业法规、市场营销知识,还帮她注册了“瓜大姐”品牌,同时对土壤产地进行品质认证,“如今咱自家经营了110亩地,去年果蔬种植收入达160多万元。”尝到甜头的宁蒋娟告诉记者,“认定为职业农民不仅是一种荣誉,更希望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学到更多。”

“对职业农民的培育,不仅是传授技术、指导思路,更得在产业扶持上下功夫”,戴建昌向记者强调。

此次获评为中级职业农民的刘楠,去年开始攻读农广校继续教育大专文凭,是典型的新生代职业农民,“我想建一个物流冷库,但需投资40多万元,找银行贷款难度很大。”他期望有关部门给予职业农民更多资金扶持。

今年,陕西省职业农民培养任务为1.5万人,预计2020年总数将达20万人。目前省财政资金已配套8580万元,其中已拨付500万元资金用于贷款贴息,引导小额贷款向职业农民倾斜。

“培育职业农民绝不等同于以往的农民培训,是升级版而不是加长版”,戴建昌告诉记者,“目前的难点在于,全社会职业农民培育的氛围还没有形成,特别是部分市县一级农业负责人员,本身就对职业农民的概念不清晰,对其意义认识不清楚、不到位。”杨效宏也认为,“推进职业农民培育并非农业部门一家的工作,还需要制度的顶层设计。”

编辑:SN064


美国法庭为何保护中国卖淫女

卖淫在美国是非法的,但为何卖淫女在纽约现在被定义为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呢?美国打击卖淫业的重点不是妓女,而是在幕后操纵甚至逼迫女性卖淫的老鸨或者是皮条客,通常老鸨被抓后会被判重罪,甚至连运送妓女卖淫的车夫也会被判刑。


妇女警局自缢为何不公开监控

每次出现这样的事情时,当事的执法部门总是向社会信誓旦旦的表示,要相信当地部门,一定会“公平公正”的查处此事。但是不要忘了,公平公正的前提是“公开”,在这一点上遮遮掩掩,捂着盖着,还谈什么“公平公正”,这可能吗?


P2P融资发展的法律困境

如果P2P平台不是银行那样的信用中介,那么假设剔除担保公司等角色,谁来为投资人的损失兜底?或者说有没有其他的风险保障来减少投资人的损失?


背离职业伦理该如何受惩?

没有纯洁无瑕的行业,所以也不能指望每个从业者都是职业伦理的忠实标兵。如何惩罚那些背离了职业伦理的人,什么样的惩罚有利于行业风气的良性发展,则是门艺术,也是避免行业丑闻的武器。

Author Image
亚搏体育官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